【字体:
霍州联社:春的气息
浏览次数:1 日期:2020-03-18

春,就这样静静地、悄悄地,踏着她固有的脚步从寒风冻地的缝隙间走来,从冰雪消融的滴答声中登场,轻盈的让人没有感知。

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这或许是南方人的感悟,南方的春也要比北方来得早一些。江南水乡,春景想来副副都是风景画。在北方,最早感知到春的应该是柳树,乡间公路的两旁多是一排排的垂柳,行走在路上放眼远眺,今天还见得是满眼一团团乌云一般的柳树稍,明天便觉得黑里透绿,再过两天便成了一树树的翠绿,那速度也着实让人惊叹。

柳条泛绿,万物萌动。春风吹松了板结了一冬的大地,不知名的小草竞先探出嫩嫩的尖尖角,赶早来吮吸春的气息。小溪也倏忽间冒了出来,惬意地在春光里、田野间流淌。小虫儿也不甘寂寞,揉揉冬眠后的睡眼,赶会似的加入了闹春的行列。春的到来,带动了万物的复苏,带来了生生不息、无穷无尽的能量。

在家窝了一冬的老农一过大年就迫不及待地算起了时令、数起了节气。正月一过,他们便不肯再闲着。清晨,伴着鸟的鸣叫,吸着略带寒意的清新空气,健步融入大自然的怀抱,唱响那年复一年的“人勤春来早”的春的赞歌。特别是到了春耕时节,农民们将田野从沉睡中喊醒,明媚的春光将麦苗身上薄薄的雪被褪掉,露出了绿油油的皮肤,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转化为成长的能量,蹭蹭地挺起腰杆,唱响着丰收的前奏。田野里的农民们有锄草的、施肥的、浇地的,到处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。

冬日里静悄悄的广场上,一下子冒出了不少人,顽童们摆弄着各式各样的玩具,放风筝的、踢毽子的、玩轮滑的比比皆是,尽情释放着在家闭关的沉闷,任凭汗水浸透衣裳依然意犹未尽。看着小孩们的童真,大人们也不甘落后,打起了羽毛球、跳起了广场舞、打起了太极拳,舒展筋骨、抖擞精神,向着春天礼赞。

春的气息弥漫在尘世间的角角落落,让我们一起用心倾听、感知、寻觅、捕捉,体会不一样的惊喜,感悟着不一样的精彩。


(供稿毛文强)